中職/高薪成為議約枷鎖 球團精打細算不再大撒幣

中職/高薪成為議約枷鎖 球團精打細算不再大撒幣

林益全(左二)與胡金龍(右)過去是被倚重的高薪球員,但未能領導球隊取得佳績,要再談下大合約就很難了,轉隊後只能拿富邦時期三分之一左右的薪水。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2023季末至今是中華職棒罕見異動頻繁的休賽季,臺鋼雄鷹確定簽下王柏融外,藉由擴編選秀、交易及簽約自由球員,一口氣網羅王躍霖、陳文傑、施子謙、江承諺、許峻暘、郭永維及賴鴻誠。另外陳俊秀則投奔自由後,黃袍加身轉戰中信兄弟。目前還傳出鄭鎧文、江國謙和劉志宏等可能琵琶別抱,有機會轉到其他隊發展。

這兩年自由市場最爲熱鬧的,莫過於許多昔日球星被列入非契約保留球員,包含去年的富邦提出陳鴻文、王躍霖、林益全、高國輝及林琨笙,今年樂天則是有陳禹勳、賴鴻誠、郭嚴文、郭永維等球員。連續兩年有球團這樣操作,而且母球團實際上都表達留人意願,主要是因爲將高薪球員納入60人名單之外,可以不受減薪最多30%規定,無論有無籤回都可樽節支出。

經營職棒成本來就很高,因此從古至今實際有盈餘的球團並不多見,多少還是需要母企業銀彈支援。早期的中華職棒對於球員契約規則極少着墨,球員一旦簽下合約後,幾乎就是賣身契,沒取得離隊同意書,其他隊也無法挖角,甚至常常傳出有人遭默契封殺。球員收到簡訊離職通知的案例不勝枚舉,更別說跟球團談薪,那多半隻是談心,多半換來一句共體時艱,有些球隊最高薪球員可能長期只有20至30萬月薪。不過雖然待遇不佳又低薪,但因爲轉隊困難,在陣中談心久了,多還是充滿歸屬感,除了遭臺灣大聯盟挖角的那一次,多數球員還是願意留隊。

兄弟象及興農牛曾經是中職最火熱的兩支球隊,但他們是家族經營的中小企業,與球員多是談心而不談薪。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直到二軍建立、球員工會成立、旅外好手歸國、自由球員制度出爐、主場經營概念成型、應援團大幅擴編後,讓經營成本更是逐漸墊高,幾支中小型企業經營的球隊接班人興致缺缺,紛紛轉賣給有規模的集團。至此除了給球迷更好的享受外,球員也開始簽約經紀人,替自己爭取更好的待遇,中職邁向錢斗的時代之後,不少球員突破50萬月薪,甚至還曾出現百萬身價。

球員之所以能獲得高薪,除了自身球技、成績外,還需要有領導能力,能夠帶領球隊提升戰績。不過,大多球員邁入生涯末期後,早已是滿身是傷及過度疲勞,加上球隊多會找接班人,上場機會遭到稀釋,都會影響出賽數及表現。因此高薪球員成爲議約的難題,球團不想再出高價,球員仍期待維持身價,纔會造成部份球星直接被放到非契約保留球員。

唐嫣神隐半年后首露面 网友赞「婚后幸福写在脸上」

田園醫女之傲嬌萌夫惹不得
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覓仙道
沉默的书香社
上校 逼婚

有能力的球星在自由市場自然會是受到矚目成爲被爭取的對象,然而目前除了陳俊秀被中信大手筆挖角外,相對高薪的只有賴鴻誠確定簽下新約。陳禹勳、郭嚴文都被視爲即戰力,但卻還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,很大的可能就是他們現在高薪成爲議約的枷鎖。各球團也不急着跟高薪球員談,紛紛先爭取尚無實績的年輕球員,他們月薪大多在10萬元以內,對球團來說並不是太大的負擔。

許多Lamigo王朝的功臣,來到樂天之後都獲得不錯的待遇,但在球隊多年未能奪冠的情況下,高薪球員也成爲開刀的對象。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

背後是大型集團的球隊,預算並非是無上限,董事會、股東等審覈者衆多,球隊必須有像樣的戰績並維持企業形象、以及其他附加價值等目標,否則就只能在商言商。除了臺鋼以外,其餘球團多經營3年以上,早已沒了接手初期的雄心壯志,未來只會更精打細算,加上味全也是小資打天下,大撒幣時代已過,要看到錢鬥情景,恐怕是很難囉!

竹市 污水道第二标决标 明年3月底开工

编‧辑‧室‧报‧告-这是部会回应文?还是选举的檄文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