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人版的浦島太郎與天女?日本「和魂洋才」的明治歷史畫

洋人版的浦島太郎與天女?日本「和魂洋才」的明治歷史畫

約1887年(明治20年)左右的「歷史畫熱潮」中出現許多以日本歷史或傳奇故事主題的創作風潮,其中更有以西洋風格手法呈現的名作。 左爲山本芳翠的《浦島圖》,右爲本多錦吉郎《羽衣天女》。 圖/維基共享

日本畫家原田直次郎(1863-1899)在明治中葉展出《騎龍觀音》的時代背景中,這類將當地題材以西洋風格呈現的手法,其實不在少數,約1887年(明治20年)左右更有所謂的「歷史畫熱潮」(歴史畫ブーム)。在帝國時期的發展歷史中,不管是在所謂西方媒材的「洋畫」還是東方媒材的「日本畫」,都有類似以日本歷史或傳奇故事主題的創作風潮,期許以「和魂洋才」的精神,摸索出日本美術的想像。

▌前情提要:〈原田直次郎《騎龍觀音》論戰:明治時代的日本洋畫與「宗教描繪變革」〉

▌前情提要:〈原田直次郎《騎龍觀音》論戰:明治時代的日本洋畫與「宗教描繪變革」〉

訂製一套Alfred Dunhill 完美的個人化西裝

在這之後,亦有重大國家事件如日清、日俄戰爭的推波助瀾,也與國家認同慢慢成型的脈絡相輔相成。若走進位於東京的聖德紀念繪畫館,便可發現,這一系列收藏於此,記錄着明治時期帝國「建國」與擴張領土歷程的歷史繪畫作品,就分有洋畫館與日本畫館。

這顯示了繪畫雖然對於「富國」、即經濟發展的貢獻度不算高,但不論是作爲近代國家意識形態的象徵,或是在美術界的資源與權力鬥爭當中,繪畫都居於中心的地位。

金管會定案 明年農曆春節封關日和開巿日分別為這兩天

▌舊派原田直次郎與新派青木繁的日本神話

愛吃柑仔蜜看這裡!小果番茄今評鑑出爐 這縣市首度奪魁

參與明治美術會的原田直次郎,在當時屬於舊派(或稱脂派),更接近浪漫主義風格的西方歷史畫,且結合寫實風格人體描繪的創作方法,並具有脂派整體畫面較暗且偏褐色的特質。

原田在第三回內國勸業博覽會展出《騎龍觀音》後,在同一博覽會於1895年的第四回中,則是發表了一件《素尊斬蛇》,這是日本神話中一則十分廣爲人知的故事——即皇室皇祖神天照大御神的弟弟「素盞鳴尊」爲了救出差點成爲祭品的櫛名田姬,斬殺妖物八岐大蛇並獲得寶劍,最後娶得美嬌娘。

雖說在日本神道的觀念中,神是屬於無形,但在明治之前,還是有將其擬人描繪的作品散見於各種浮世繪創作,月岡芳年所繪的《日本略史 素戔嗚尊》即是一例。

不過與這木版畫平面化的樣式相比,西方繪畫的宗教畫和歷史畫中,關於神明形象的描繪,在線性透視法、陰影法以及解剖學的手法之下,其描繪出的人像更加充滿血肉感,這也是爲何透過這手法描繪出的《騎龍觀音》會被認爲毫無「神性」且被戲稱是「騎着動物的馬戲團女郎」。

左爲原田直次郎的《素尊斬蛇》,此作品於東京大地震中被損毀。右爲另外一件留世的「素戔嗚尊八岐大蛇退治畫稿」。 圖/維基共享

「素戔嗚尊」是日本傳說人物,在《古事記》則稱爲須佐之男命(中)。 圖/維基共享

左爲《騎龍觀音》,右爲原田直次郎。 圖/維基共享

比較《騎龍觀音》與《素尊斬蛇》,我們可以看到前者所描繪出的觀音人像,因爲較無其他可對比其身形大小的景物依據,再加上確實參考真人模特兒,因此有可能會令觀者有圖像中的菩薩身高與一般人無異的想法,身形較接近一般人體。不過《素尊斬蛇》中,主角素盞鳴尊與一旁應是櫛名田姬的女性,雖有些許遠近的視覺差,但人一比較便可看出主角是巨人身形,再加上海岸與山川的對比,應是原田透過此巨型人像的描繪形式,表達出畫中人物「神性」的關鍵。

可惜的是這件作品後來在東京大地震中被燒燬,透過原田另外一件留世的「素戔嗚尊八岐大蛇退治畫稿」,或許可藉此想像《素尊斬蛇》的樣貌。惟畫稿左下方,卻畫了一隻小狗破畫而出的樣子,足見創作者的幽默感。

而有趣的是,另有一名較年輕的創作者青木繁(1882-1911)也曾以日本神話爲題材。有趣的是,他的作品主題一方面受到歷史畫風潮的影響,表現出浪漫主義風格對神話與感性情緒的關注,另一方面在東京美術學校的就學期間,師事「新派」的大將黑田清輝。這個派別較於受印象派風格影響,調描繪光影變化,且該流派暗部使用紫色表現的特質,故有別名「紫派」。

在青木的《黃泉比良阪》中,該作以日本神話中,創世的兄妹神伊邪那岐命(いざなぎのみこと)和伊邪那美命(いざなみのみこと)的死別爲主題。故事內容爲伊邪那岐命赴黃泉國尋找愛妻,卻因爲違背與妻子的誓言,因故逃離該地,作品畫面即爲伊邪那岐命被地獄使者「黃泉醜女」追殺時的畫面。具有張力與緊張感的畫面描繪,配上印象派式的光影色彩描繪。也因此,比較原田與青木的日本神話作品,亦可看出不同藝術手法在明治時代的發展與對照。

青木繁所繪的《黃泉比良阪》(左),以印象派式的光影色彩描繪日本神話中伊邪那岐命被地獄使者「黃泉醜女」追殺。 圖/維基共享

「中國好聲音」風波燒到那英?突宣布「身體欠佳」缺席9月音樂節活動

月岡芳年所繪的《日本略史 素戔嗚尊》。 圖/維基共享

▌西方風格描繪的東方傳奇

如前段所述,明治時期的人像創作,是基於西洋美術以基督教美術所謂「以神的形象造人」的神人同形說爲軸心,不論主題是宗教、神話、歷史、或是民間傳奇,以此爲主題的人像都有這重要的地位。

「五十噚」經典設計70年 台北101限量快閃特展秀

不過有趣的是,當這份創作形式進入日本後,幾乎少見明治時期的藝術家以基督教人物爲創作題材,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東方神佛與民間傳奇。第三回內國勸業博覽會除了原田的《騎龍觀音》以外,另一件以女性神祇爲主題,並且也引起廣泛討論的便是本多錦吉郎《羽衣天女》,這位藝術家與原田同屬明治會,因此作品也充滿着「脂派」特有的深邃感,與原田的作品相映成趣。

阿贵珠峰日记Day13:2020珠峰高程测量队成功登顶!

《羽衣天女》取材自東亞皆廣泛流傳,天女下凡遺失羽衣進而與凡人產生互動的故事。不過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這幅畫作中,多加了此題材在傳統畫作中,完全不會畫上的翅膀,而這一看便知道是來自西方基督教畫作中有關於天使的描繪方法,在當時自然也引起討論。

然而,如果我們排除先入爲主的想像,以全新的眼光觀察這幅作品,就會發現這些翅膀的造型對於保持畫面平衡起到了重要作用。也因此在作品發表當時,已經習慣無翅膀天女形象的該時代觀衆中,也有人對這新創意持正面態度。

左爲本多錦吉郎的《羽衣天女》,右爲於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展出的原田直次郎作品《騎龍觀音》。 圖/維基共享、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

類似的例子還有山本芳翠的《浦島圖》,他使用日本人廣爲人知的民間故事,不過整體的視覺符號卻充滿西洋風格,故事中的玉手箱成了西洋式的珠寶盒,一旁的海中仙女也幾乎是歐陸神話造型,從當代眼光看來,想必是當時和洋混血的最佳例證。

神仙朋友圈 小說
超級農場主 薄情龍少

蕨餅也有手搖「Torori天使蕨餅」台灣首店進駐忠孝SOGO

在過去日治臺灣的美術發展經驗中,由於臺灣藝術家前往東京美術學校就讀時,該地與時代背景以紫派爲主流,也因此較少談論所謂的「脂派」作品與藝術家們,僅原田直次郎的《騎龍觀音》在戰後以都市傳說的形式巧妙地進入臺灣。故本文介紹了脂派的數幅歷史畫名作,原田的《素尊斬蛇》、本多錦吉郎《羽衣天女》與山本芳翠《浦島圖》,另外以類似歷史題材卻以紫派作法的青木繁作一延伸,希望在這波懷舊的觀音熱潮中,供讀者參考背後有趣的日本藝術史脈絡。

沒有身份,只有恐懼:馬來西亞的隱形《富都青年》們

树人少女

山本芳翠的《浦島圖》充滿西洋風格,從當代眼光來看,是和洋混血的最佳例證。 圖/維基共享

《小鬼當家》翻版?6歲童獨自搭機上錯航班 嬤機場等嘸人才知「孫在257公里外」

本文參考書目:

彰化1836多家的用電大戶 Google資料中心配合降載空調省電

今天也是忧郁的名侦探耕子

伊藤敬一。〈森鴎外の美術論 : 原田直次郎・外山正一をめぐって〉。《日本文學志要》。卷36:P94-103。日本東京:法政大學國文學會。1987-03-03。

薯条 小说

澳網/1月中開打 納達爾、大坂直美回歸 約克維奇拚第11冠

秋元雄史(羅淑慧翻譯)。《東京藝大美術館長教你日本美術鑑賞術:一窺東洋美學堂奧的基礎入門》(一目置かれる知的教養 日本美術鑑賞)。臺灣台北:方舟文化。2020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