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納百川》國民黨的桃太郎大戰略(沈迺訓)

海納百川》國民黨的桃太郎大戰略(沈迺訓)

國民黨黨主席朱立倫。(圖/本報系資料照)

烏賊

HUSH金曲封王事前「按码表练习感言」 明年新计划曝光

一個月的時間接連公投、罷免、補選的連續挫折,國民黨內一片愁雲慘霧,怨氣無處發泄轉而開始對內,公投後黨內「短暫的和平」頓時打破,連對手民進黨都開始見縫插針,企圖製造藍營內部對立氛圍,好不悲慘。簡言之,今時國民黨就是被民進黨打得不知道該怎麼贏了,是不是像極了踏上長征時期的共產黨?

國民黨以爲目前已經很糟,但是「只有更糟沒有最糟!」。1947年3月18日,抗戰成功後的中央國民黨軍隊發動攻擊在野中國共產黨,毛澤東與周恩來在槍林彈雨中離開了長征後的根據地陝西延安。離開前毛澤東留下一番極富戰略意義的話:「我軍打仗,不在一城一池的得失,而在於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。存人失地,人地皆存;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。」併發下豪語要以一個延安換取全中國。如此氣魄格局,當今國民黨內可曾瞥見一人?

當時毛澤東決定「存人失地」考量有三:敵我軍力裝備懸殊,進行會戰必定不利;延安不過邊區一城,計較一城一池得失不如放眼全中國大局;在野共軍優勢在於運動戰而非陣地戰,應與敵人在有利戰場決戰爲上。

低基期优势 双轧行情启动 台航智原 钱景看俏

果然國民黨中央軍將精神放在攻擊延安,反而讓全國其他革命根據地的共軍得到喘息空間,毛澤東以一個延安換取全中國的戰略獲得重大成功。毛認爲不要計較一城一池的得失,一切往前看、建構大局。只要人在,精神就在,一切都會有的。

反觀一甲子後當代的國民黨,似乎早已忘了當初如何丟掉大陸,不過小小兩、三場公投、罷免補選的不如意,就讓整個黨失去信心,開始疑東疑西,質疑黨的路線體制不如綠營,甚至槍口對內互相指責,除了親痛仇快之外,於事何補?但仔細想想,一箇中二區、一箇中正萬華丟了又如何?國民黨早從2016年就一路不順至今,除了2018那一次「意外的團結」,有差這一次的失利嗎?

再者,國民黨有到了1949年兵敗如山倒的局面嗎?如從公投、罷免、補選投票結果來看,顯示基本盤的票都還開得出來,只是不如對手綠營基本盤的票多,至少投票部隊沒有成建制的潰敗。在與民進黨相比相去不遠的票數差異下,基本上就是候選人特質還有中間選民的投票意願決定了選舉的結果。換言之,問題在於候選人以及選戰策略這些戰術細節未臻完善,而非毫無勝利可能,更顯示出問題是出在黨的選舉大戰略盡顯空洞,失去對戰術細節的執行可能,纔會造成這幾場政治運動始終無法取得戰果。

周兴哲坦言想拿金马新人奖 曝战袍款式「有信心夺红毯第一帅」

眼看中央執政的民進黨正在對地方在野的國民黨進行全方面的「剿匪」,剿完顏家剿盧秀燕,下一個是誰,藍營人人有分,誰都跑不掉。何不看看偉大的敵人共產黨如何走過兩萬五千里長徵?除了在反對張國燾黨內分裂主義的黨內鬥爭中,贏得全黨團結外,在北上抗日與南下退卻的政治路線中選擇的正確的大戰略,纔是幫助共產黨度過生死存亡的關鍵。趕快參考共產黨長征時,面對困難就開啓會議的解決方案,開啓與人民對抗民進黨「統一戰線」的大戰略吧!

不可諱言,正是因爲共產黨有一個足以掌握歷史趨勢的領導人物毛澤東,才得以翻過雪山走過草原,讓共產黨重起爐竈。而國民黨目前卻是看不到這樣的人物走上臺面。有一個日本政治評論員說國民黨沒有唐三藏,只有劣根性待解的徒弟。其實矢板明夫先生說錯了,國民黨是太多人以爲自己是唐三藏,以爲念念緊箍咒讓黨員支持者含淚支持就能成功取經(勝選),殊不知一路上的妖怪早已洞悉師徒矛盾,否則怎會有孫悟空不時的離隊不歸呢?

比起唐三藏,國民黨更需要的是桃太郎。國民黨沒有一個人拿得出——捨我其誰讓大家跟隨他一起去打民進黨大魔王——這種氣魄格局。相反,國民黨的唐三藏們永遠都要等着人家去拱他去消滅大魔王,而不像桃太郎一樣用精神讓小白狗、小猴子、雉雞受到感召而主動投入。缺乏這樣子形象特質的人是國民黨數十年來人才養成最大的問題。

台科大成立数位沙盒校园实证基地

神女为煌

千軍易得,一將難求。國民黨目前找不到桃太郎,至少不要人人搶當「淘汰郎」,趕緊收拾灰心喪志的情緒,門關起來打打罵罵辦點正事,救黨圖存纔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! (作者爲自由撰稿人)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周末雨弹来袭!9县市豪大雨特报 南投防豪雨

姓「久」怎么取名 爸献两字害妈秒害羞